西昌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日本的工匠精神在我眼里带着点中二

2019/11/09 来源:西昌汽车网

导读

这是智先生的第65篇原创文章有幸与你见证这个时代1前段时间,日本有一个被称为“煮饭神仙”的85岁爷爷,煮米有五十年的经验。听

日本的工匠精神在我眼里带着点中二

日本的工匠精神在我眼里带着点中二

这是智先生的第65篇原创文章

有幸与你见证这个时代

1

前段时间,日本有一个被称为“煮饭神仙”的85岁爷爷,煮米有五十年的经验。

听说他能做出全球“最”好吃的饭,令许多人慕名而来,不惜排长队,只为吃上一口他做的饭。

日本的工匠精神在我眼里带着点中二

“煮饭神仙”村屿孟

我们普罗大众吃的米饭,在“煮饭神仙”的心中,被划分为三个层次:不好吃的米饭和好吃的饭(米饭的礼貌语),只有纯粹美味的米饭才可谓“银饭”。

在采访老人的视频中,讲述了煮米的一整套工序,从挑选、淘米再到煮米都有严谨的步骤,老人对火候和时间的把控也很精准。

煮米的完整工序

他深信,只有最结实的体格才能烹饪出最正宗的米饭。为此他每天早上4点起床,在大阪的清新空气和晨光中锻炼身体,有助于集中精神。

另外,老人还有自创的“洗米神功”,让每粒白米相互碰撞,更容易吸收水份,增加甜度。最后蒸煮要使用专门设计的双层锅盖:

红砖灶台,上面放着计时器,下面是煤气炉

看着老人执着严谨的工匠精神,我想起自己吃的白米饭,还真没有斟酌味道是否香浓,仅能分辨饭的软硬,这简直是对匠人精神的不尊重。

直到后来,我才发现有点不对劲。原来“煮饭神仙”已定居北京,并且致力于寻觅中国最好的水源来做饭,终究找到了某夫山泉,并声称“好水才能做出好饭”。

这类一看就是商业广告的调性,让人十分困惑。

虽然作为广告宣传没有任何毛病,但是一直以来,日本的“工匠精神”给国人的感觉都是高大上有仪式感,并带着点严谨和崇敬的味道,不能沾上任何铜臭味。

如今,“煮饭神仙”在北京发布了“银饭”的标准,并举行银饭品牌的发布会,看样子是在商业化道路上越走越远了。

“煮饭仙人”的中国梦暨2016年银饭品牌发布会

这并不是坏事,能传承煮饭的手艺,又赚到钱养活自己,可以说两全其美了。从商业角度来看,老人确切很敬业,即便是赚钱捞金,但是举手投足间都有“神仙”典范,塑造出一个成功的形象。

诚然,用复杂工艺蒸出来的饭,会比电饭煲煮出来好吃,但是这其中的差距,只是时间和人力本钱的投入多少而已。

煮好饭是需要精深手艺,但是媒体能不能别总是上升到“工匠精神”的层面,乃至代表成一个民族严谨认真的特点?很明显,这是对工匠精神的错误理解。

只有致力于把某件东西做到极致才是工匠精神,所以科技的更替才会日新日趋,拉高人的求知上限;所以工厂的流水线操作才会不断优化,提高效率,提升人民生活品质的下限。

如果将“工匠精神”强行和仪式感联系起来,那只是自我沉醉的中2表现而已。

2

日本人特别喜欢编造各种夸大的头衔,这种与生俱来的能力,绝不仅仅体现在“煮饭神仙”四个字上。

在美食领域有各种神出没,如“寿司之神”小野二郎、“天妇罗之神”早乙女哲哉和“鳗鱼之神”金本兼次郎。

“寿司之神”小野二郎

在日本对外侵犯的年代,诞生了各种“雷神”、“日本第一兵”、“恶领主”、“名将之花”和“青鬼”,欲与漫威英雄试比高,就连织田信长也被称为“第六天大魔王”。

民间还潜伏着数目繁多的神,有“陶器之神”安藤雅信、“经营之神”稻盛和夫、“推销之神”原一平,更不用提各种“几千年、几万年1遇”的绝世美女了。

国内的张继科和马龙也不放过,日本电视台曾给张继科取名“帝国之绝凶虎”,马龙取名为“帝国之破坏龙”,充满着浓浓的日式中二风味。

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在播放海贼王

以此类推,既然做米饭的老人都能称为“煮饭神仙”,那么袁隆平就是“水稻天尊”,屠呦呦是“青蒿之母”、杨利伟是“飞天圣祖”了。

还有那些在街边做了几十年大饼、麻辣烫、炒粉的阿伯阿姨,简直是神仙的化身。他们在各自领域都达到了工匠级别,丝毫不逊色于任何的专业大厨。

有人会不屑,这怎样能比?神户牛就是最好吃、“银饭”最与众不同,神寿司就是顶级的美味,还有诸如阳澄湖大闸蟹、神户矿泉水或82年的可乐,你说最美味都没问题,毕竟个人口味不同。

但是真想较真,就请舞台灯光摄影师就位,公然进行双盲测试,看看在十几碗米饭中,你是否是能吃出“银饭”的味道。

事实上,这世界上有太多“庸俗”的人,就是吃不出普通米饭和“银饭”的区分,也没法理解加持在米饭上的仪式感,这真的很正常。这跟是否是中产阶级、是否懂文化、是不是懂礼俗、是不是懂欣赏,没有任何关系。

因此,日本媒体总是打着“工匠精神”的商业幌子,暗自宣传就差不多了,但是总有跪久了的国内媒体,非要痛心疾首,摆到民族性比较的高度,并标榜“这是中国人所没有的工匠精神,值得向日本学习”,就太恬不知耻了。

3

细究一下,为何日本会产生如此独特的文化现象呢?这和日本文化强调生活的体验和感受有关。

每个人对食品的感受都差不多,酸甜苦辣总分得清,但是日本的国土狭窄,资源贫瘠,所以国人会特别珍惜享用到的物品,并赋予它一种虔诚的“精神气力”,用仪式化呈现。

当日本人把这类细微的体验放大后,触觉会敏感起来,在某种程度上产生共鸣,也就是“崇物”。他们会不断地创建典故和文化,完善这套宗教仪式。

最后,他们不但感动了自己,还将这套矫揉造作的宗教仪式灌输出去,附上庄重而神圣的步骤。

这样一来,不懂仪式感的人就会自惭形秽,恍如暴发户走进北京大学图书馆一样,低下高贵的头颅,并虚心地接受文化洗礼,好“净化心灵”。

本质上,这就是一种营销手段,在国内早被用烂了。有一些打着“国学大师”幌子的骗子,如果只是解读古人文字,那样太浅显了,也镇不住人。只有通过玄而又玄的心灵引导(如灵修、鬼神论),才能让目标人群主动“沉醉”,并乖乖掏钱。

另外,日本人的宣扬包装会塑造得高大上,准确地捉住中国人的阶级浮躁和焦虑心理,并输出大量打着“工匠精神”的商品,赚取“工匠税”,如智能马桶盖。

日本的这类“工匠精神”在某种程度上,已进入了偏激状态。即使在公然场合鞠躬致歉,也要遵照严谨的工匠精神,表情是不是做到位,眼睛是否要闭上,在什么场合需要鞠躬多少度,都有严格的考究。

日本人的耻感文化:道歉、鞠躬

太过重视繁文缛节,只重其形不懂其神,只会将最本质的东西丢掉,如诚信。

前段时间日本企业被集体爆出质量问题,如“高田安全门”、“三菱油耗门”、“神户制钢数据门”、“斯巴鲁质检门”和“东丽轮胎门”等。

其中神户制钢的钢铁造假延续了十年时间,触及全球200家企业,不少美系和德系汽车也纷纭遭殃,引发的安全隐患极其严重。

神户制钢的高层领导学到了东京电力公司的精华,刻意隐瞒事故,等到最后棺材板终于压不住核辐射了,才跳出来开发布会,并鞠躬道歉。

在日本,道歉文化成为“工匠精神”的一部分

对于日企来讲,没有什么是鞠一个躬不能解决的,如果有,那就鞠两个。这印证了中国的1句古话:筑大恶而行小善,是为伪善。

4

在中国这片广袤大地上,从古至今都不缺工匠精神。

车洪才教授从1978年开始,1直到2014年,完成了《普什图语汉语词典》的编辑,一共200万字。

这36年的时间,除车洪才,没有人还记得有这样一项国家任务。

36年编词典,只为一个许诺

60岁的王震华,耗时10年,不用任何钉子和胶水,历经10万多道步骤,一共7108个零件(最小零件唯一2毫米),用全榫卯结构复刻了天坛祈年殿:

天坛祈年殿

在三年时间里,老王用便宜的二手钢刀,制作了300多把特制刀具,有宽度1.5mm的燕尾槽刀具,有最细仅仅0.8mm的刀头。

他用这些自制设备、二手钢刀,做出了误差正负在0.01毫米的高精度模型:

各式各样的自制刀具

有一次老王要做2000个零件,做到第1800个时,刀磨断了。为了作品的完美,老王毅然毅然把前面零件全部报废。

“再磨一把刀,不可能如出一辙,报废零件全部烧掉一个都不留,没有半成品只有成品。”老王对作品的极度执着和寻求,恰恰是工匠精神的典范。

各种零部件堆满桌子

天坛的每扇窗户上都有雕花,这些窗户可开合,即便是小小的一扇门,也是由8个以毫厘计算的零件拼接而成的:

十年时间,老王一共做了三个天坛模型

诸如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、《了不起的匠人》等纪录长片里,都记载着各种匠人的事迹,许多非遗传人,默默地继承老祖宗的失传手艺,那都是一代代凝结下来的精华,这才是真正的匠人精神。

我们宣扬这类精神,是想学习他人长处,来提升人民的美好生活,而不是崇洋媚外,丢失了本身的尊严。

因此不要再傻傻地跑去日本买中国制造的智能马桶盖了。

希爱力和万艾可的疗效如何

正常人吃一次西地那非

万艾可正常男人能吃吗

伟哥也疯狂
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