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昌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静夜思X改真能解救凉凉的币圈吗

2019/11/10 来源:西昌汽车网

导读

要改变你的状态,首先必须改变你的想法。—— 朗达·拜恩《秘密》币改能对市场经济进行大升级?未来不再有空气币?大航海时代,

静夜思X改真能解救凉凉的币圈吗

要改变你的状态,

首先必须改变你的想法。

—— 朗达·拜恩《秘密》

币改能对市场经济进行大升级?

未来不再有空气币?

大航海时代,出海探险所得的收获常常是属于船长的,而探险的代价却要所有人来承当。

长此以往,只能拿到微薄的薪水,却要承担难以预料的风险令船员都不再全力以赴。

股份制的出现完全改变了这1生产关系。

组织一个船队出海探险既需要大量资金,也需要冒险精神,二者常常不可兼得。

最后,有钱阶级和不安分的冒险者共同成立股份公司,出海探险所得收益也能按股份分配给股东。

这与区块链中的共鸣社区有类似之处,共识社区也调动了更多人力和资金。

静夜思X改真能解救凉凉的币圈吗

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优秀程序员都能够为社区开发贡献气力,全球的投资者也可以购买token(通证)支持项目开发,分享收益。

但区块链世界的大爆炸是一面多重色采的人性棱镜,在资本入场进行了一波波疯狂收割后,如今只剩萧条的币圈还孤伶伶地站在焦点的中心。

为了解救已入寒冬的数字货币市场,很多人寄希望于改革的气力,币圈的改革围绕通证经济实体化、落地实体应用展开。

眼下,3种不尽相同的改革方式,都选择了一种凸显了区块链反叛色采的冠名标记:“X改”。

它们,真的靠谱吗?

静夜思X改真能解救凉凉的币圈吗

币改

7月5日清晨,在张健与元道、孟岩的电话会议后,Fcoin重新启动了名为“主板C”的交易区作为“币改”试验区,以此推动通证经济的发展。

“币改”,旨在推动已有成熟产品或企业通过通证化的改造完成“币改”并上市交易。

主要面向的是大型互联网和实体产业的通证化转型,和全球范围内的通证经济创新项目。

币改看起来似乎确切能够带来市场经济的一次大升级。

由于理论上,“通证”为区块链添加了激励机制,这会使没有信任关系的陌生人由于经济利益而参与到生态中。

企业币改的第一步便是将资产通证化,企业的资产除房产、作品、专利、商标外,还可以是一套现有的积分系统。

目前来说,币改能做到的正是帮助企业将积分系统上链。

理想状态下,上链后的积分系统会使企业的通证不单单在内部循环,客户还能够在二级市场与其他人进行交换和交易。

通证的价值便可以由市场来决定。

由于通证数目的确定性,需求量的提升会致使通证价值的提升,从而使具有通证的客户取得利益,也更有意愿将相干产品向周围推行。

这就实现了低成本营销。

但是,这恐怕仅仅是理想化的状态。现实情况中的“币改”推行并没有那末顺利。

不但没有足够多的应用场景来支持,Bizkey和QOS的风波也越来越让人怀疑这究竟是一场炒作还是真正的改革。

Fcoin币改试验区的首个公示项目Bizkey宣布退出,并表示“不上Fcoin”。Bizkey还透露了一个关键信息:“QOS插队成功。”

QOS正是Fcoin币改试验区的首发项目,其正式上线恰好就在Bizkey宣布退出的后一天,多少让人怀疑有提早沟通的成分。

而作为“币改第一币”的QOS结果却不尽如人意。第一天开板涨停后,第二天开板跌停,第三天清晨出现BUG,QOS/ETH涨跌幅超过限制,QOS微信群内一片哀嚎。

恍如对企业而言,与其说币改,倒不如说是融资圈钱的新方式,打着“币改”口号,实则沦为资金盘模式。

而在应用场景方面,如何使token既有回归价值的升贬值,同时还能稳定在一定区间内没有太大波动,也是一道困难。

CoinTiger的创始人Frank Ling在接受采访时坦言:“币改作为一种工具更适合新公司,由于新公司有新气象,背后没有任何负累。老公司连股东层面都难以搞定,更不要说其它层面了。”

币安联合创始人何1也提出质疑:“难道不良资产发个币就成了优秀资产了吗?”

答案明显是否定的。

票改

在币改陷入僵局时,紧接着又出现了由清华大学青藤联盟发起的“票改”,同样也是区块链落地应用的思路。

作为“票改”的发起人、青藤同盟研究院院长对“票改”做出以下定义:

“基于区块链3.0技术,将实物资产与发行在区块链上的‘Ticket’逐一对应,让这类‘票证’得以流通。”

实物资产也就意味着任何看得见的实物,包括衣服、鞋子,乃至酒都能够通过“票改”上线。

在“票改”提倡者眼中,这也就意味着Ticket所对应的不再只是“空气”,而是有实际对应的实物。

相较于“币改”而言,“票改”不会触碰法律法规的底线,也仿佛更对企业的胃口,目前有不少的企业都希望运用区块链技术进行温和的改造。

工信部中国电子商会区块链专委会秘书长李银科就肯定:

“ 运用区块链技术的票改是为了加速货物流通,产品通过‘票改’得以‘化整为零’,产品的流通性自然会大大提升;票改后的链上交易仍然适用于全球,对实体经济发展有着深入意义。”

但是,“票改”的问题仍然没法躲避。

首当其中的就是技术问题。区块链技术还没有成熟,目前的EOS的TpS仅在上千级别,而以太坊唯一几十,远远没法到达商用要求。

另外,当Ticket与实物相结合,一旦实物产生变动和替换,链上的Ticket没法迅速地做出修改。

还有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是,票证所对应的货物,并没有衍生出除货物本身外新的价值。

链改

如果说,币改是将应用进行通证改造,将通证引入应用中,那末链改就是试图解决币改可能成为空气币的方法。

链改实验发起者王学宗这样解释:

对传统股份制企业进行区块链经济化改造,让其上链经营,成为区块链经济组织,就是链改。

链改成传统公司制企业赋能,是一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

一个标准的区块链经济组织,是分布式自治组织,通过发行token,凝聚共鸣,替换传统股份制协作模式。

在缔造者看来,链改可分为三个层次:

1是技术链改,即利用区块链技术的特性改进自身的IT系统,从而降低成本;

2是经济学链改,利用区块链基础上的智能合约和他token,改良企业客户、员工、股东之间的利益分配关系,使三者能够更好地进行合作并获利;

3是思惟链改,即利用区块链技术背后的哲学和社会学原理,来改进并升级企业家经营企业和产业链的指导思想。

但是,链改同样面临着诸多挑战,也并不是所有企业都适合链改。

一旦企业在没有透彻了解清楚的情况下就跟风链改,很容易出现“新瓶装旧酒”的情况。

另外,链改目前来看还是过于理想主义,如何让企业客户、员工和股东在公道地分配利益的同时,能够使消费者成为最大的受益者,也是需要思考的问题。

与其说链改是通证经济的改变,不如说是又一次人性大考。而在金钱面前,人性大几率就是一个笑话。

最少眼下欲以区块链落地应用为实体经济赋能,仍然前路漫漫。

标签